山东,一个没有超级城市的经济大省


您现在的位置:康扬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山东,一个没有超级城市的经济大省

351人阅读

山东作为一个经济大省,正日益显现出发展乏力的迹象,这引起了各界的广泛讨论。许多专家学者做了详细的经济分析,我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来讨论山东民营经济的实际情况和问题。

然而,经济现象总是复杂的。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它们,我们通常会有新的认知和经验。这也将有助于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真正理解奥秘。

这就是本文写作的动机——这一次,我们将从地域和城市的角度对山东经济做进一步的研究,以期给读者一些新的启示。

山东是一个经济大省,这是不争的事实。

早在战争年代,山东就是一个重要的军事粮食供应地区。改革开放后,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帮助下,激发了广大农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山东农业也得到了快速发展。1982-1985年间,全省国内生产总值居全国首位。

进入新世纪,在重化工业建设飞速发展的时期,山东抓住了发展机遇。以石化产品和炼油为代表的重工业蓬勃发展,其上升趋势肉眼可见。同时,其经济总量也是在工业化进程的指导下,一直保持着全国第二、第三的高位。

这绝不是山东经济值得称赞的唯一原因。深入到城市层面,我们会惊讶地发现,就经济规模而言,山东的每个城市都不是一个普通人。

最近,随着上半年经济统计数据的发布,2019年上半年前100个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列表已适时进入公众的视野。从榜单来看,山东省16个地级市中有15个实际进入了前100名,排名率为93.75%,是全国前100名城市数量最多的省份(见表1)——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唯一没有进入榜单的日照市,其国内生产总值也在全国排名第101位。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东。尽管广东省是全国经济产出最高的省份,但该省21个地级市中只有11个进入前100名,排名率为52.4%。除珠江三角洲外,粤东、粤西和粤北的城市经济都很平庸。排名垫底的云浮市上半年仅创造了425.5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略高于山东省日照市的三分之一。很难想象它位于这个国家最大的经济省。

此外,如果将山东和广东这两个经济产出最大的城市分别排除在外,可以看出,山东(不包括青岛和济南)的国内生产总值仍可挤进全国前三名,但广东(不包括深圳和广州)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三位。这也再次证明了山东城市经济发展的均衡和广东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事实上,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许多主要经济省份都面临着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除广东外,江苏省“苏南>苏中>苏北”的经济地图和浙江杭州、宁波“两城主导”的城市格局也颇有争议。相比之下,虽然山东省各城市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但与广东、江苏和浙江的经济发展阶段相差甚远。

从这个角度来看,山东内部的均衡发展的确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然而,如果我们从国家层面重新审视,城市间的均衡发展似乎并没有给山东省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相反,它一再错失国家的重大政策,从而一次又一次错失发展机遇。

例如,2017年2月,国务院发布了《现代综合交通体系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提出“重点建设京津、上海、广深、成渝四个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和昆明、乌鲁木齐、哈尔滨、Xi安、郑州、武汉、大连、厦门八个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山东没有一个城市位列其中。

另一个例子是,虽然济南和青岛都提出了“争创国家中心城市”的理念,但在国家目前认可的9个“国家中心城市”中,山东市暂时还没有出现。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山东缺乏一个强大的超级城市来发挥主导作用。

当我读到这篇文章时,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疑问:济南和青岛不是山东的“双星”吗?

是的,单独看看这两个城市。一个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城市,有着深刻的细节,另一个是在现代开放的国际港口。一是儒家农业文化的传承,二是海洋商业文明的代表。凭借无数的头衔和荣誉,人们自然而然地认为这两个城市是山东的“超级城市”和领导者。

然而,如果我们跳出山东省的局限,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横向比较,情况就会完全不同。我们不妨根据“数量”和“质量”两个维度分别讨论。让我们先谈谈前者。

济南作为首都,似乎从来都不是山东的经济重心。从该省的格局来看,济南市的经济总量不仅长期未能居首位,甚至被烟台市压制了十多年(见图1)。与传统的“只有一个城市”的省会相比,这有点“尴尬”。如果扩大视角,济南长期以来在中国省会城市中经济排名垫底,甚至低于石家庄、呼和浩特等城市。如果济南今年年初没有将莱芜纳入其中,国内生产总值会在一瞬间大幅上升,达到数万亿美元,这种“尴尬”会持续很长时间。

再看青岛,2016年其经济总量已超过万亿规模,成功跻身拥有900多万人口的“万亿俱乐部”城市行列。这些成就当然令人欣慰,但如果我们看看“国内生产总值前100名城市”的名单,这个国家第三大经济省的第一大经济城市没有进入前10名,仅排名第12。相比之下,经济最大的省份广东、广州和深圳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然而,经济第二大省江苏的两大城市苏州和南京也获得了第7和第11名。对山东来说,这种情况真的不理想。

不难发现,虽然山东省各地级市的发展相对均衡,但并没有一个超级城市在经济总量上绝对领先。也许以下数据的比较可以更直观地说明问题(见图2):

说到“数量”的维度,让我们来看看“质量”。

人们普遍认为超级城市不同于其他大城市。除了经济规模和人口规模等基本因素外,高质量的产业集群也是非常重要的指标。放眼世界,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实力雄厚,旧金山和柏林拥有强大的高科技产业。然而,北京、上海、深圳、香港、杭州等中国城市已经形成了令人钦佩的现代产业集群,相应的明星企业正在一个接一个地竞争。

相比之下,山东的济南和青岛差得多。

山东作为典型的重工业经济省,现有的成熟产业集群大多集中在石化、能源等传统领域。然而,代表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如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电子信息技术、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并没有形成足够的规模,所有城市都是如此。

济南不需要多说。很少有可以被命名的公司把新兴经济领域作为他们的主要业务。至于青岛,甚至海尔、海信、澳柯玛等家电明星企业也不得不面对转型的阵痛。与此同时,一半以上的零部件必须从广东、江苏、浙江等省购买,这从侧面反映出青岛家电行业“大头矮身”的突出问题,使其很难在辐射方面发挥足够的主导作用——而且家电本身属于传统经济领域,新兴领域的短板肉眼可见,高质量的产业集群远未成为气候。

也正因为如此,相关部门在去年7月完成第一轮检查整改后,很少点名批评全国7个副省级城市,理由是“领导作用不足”、“领导带动作用不足”、“中心城市作用不足”。山东在七个城市占据两个席位,济南和青岛都在名单上。主要反馈如下:

(1)济南市对新发展观的落实力度不够;

(2)青岛有“一点点财富,一点点和平”的心态,“头雁效应”不够强烈,“重点少数”没有充分发挥其主导作用。

因此,这对“双星”显然不是山东经济的领导者,也远离超级城市的咖啡馆。

原因很复杂。先天性因素之一是黄河泛滥。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孕育了五千年灿烂的中华文明。自古以来,我们的祖先在黄河流域繁衍生息,绵延数千英里。然而,“母亲”似乎没有温和的脾气。由于泥沙含量高,黄河中下游极其不稳定,经常发生洪水和改道。据史料记载,从先秦到民国的2500年间,黄河下游决堤1500多次,改道26次。每次洪水都会导致成千上万的居民流离失所,物质财富遭受巨大损失。

山东位于黄河洪水的核心。由于黄河泛滥,与长江下游古代的繁荣不同,山东许多地方已经无法形成坚实有效的经济积累。许多居民不得不离开他们的家,到更安全的地方寻求避难以生存。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很难形成一种向心力来不断吸引资源和人才,超级城市自然也很难诞生。

然而,考虑到新中国成立以来黄河的治理已经相当有效,黄河洪水不能被认为是主要原因。归根结底,山东自身的经济发展模式仍然存在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因此,全国的工业发展显然是同质的。

纵观全省各城市,工业整体呈现“大而全”的面貌,即从农业到工业再到服务业,特色产业不够鲜明。此外,不同地方的主导产业非常相似。例如,山东三大民营纺织公司分别位于滨州、东营和济宁。从某种意义上说,滨州、东营和济宁的纺织工业也是该地区的主导产业之一。这也是全球产业同质化的一个缩影。结果一定是每个人都很大,但是没有人足够强壮。

其次,未能形成具有足够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前面已经提到过了。事实上,除济南和青岛外,山东其他城市也存在这一问题,即产业布局相对分散,没有形成像江浙那样密集的产业集群,导致城市间互补性弱,产业凝聚力不足。每个人都很难形成足够的凝聚力,这削弱了城市的辐射驱动能力。

第三,缺乏颠覆性创新。

革命发展往往与颠覆性创新密不可分,超级城市的崛起也是如此。一些颠覆性创新的出现极有可能打破旧的城市经济模式和产业发展道路,并通过开拓新的市场和形成新的产业来获得弯道超车的资格,从而带动城市经济的飞跃。典型的例子是杭州。在电子商务兴起的带动下,其他互联网经济形式相继涌现,相应的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因此,杭州已成为仅次于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的“新一线”城市领导者。另一方面,山东相对保守的发展理念使每个城市都倾向于走自己固有的道路,但由于缺乏颠覆性创新,它一再错失新经济。超级城市很难脱颖而出,这是很自然的。

读完这篇文章后,有些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这篇文章一再强调超级城市?

事实上,这很简单。想象一下,一家高科技公司雇佣一位年薪300万英镑的国际知名科学家,或者雇佣10名有专业背景的技术人员年薪30万英镑,哪个更有意义?答案显而易见。

俗话说,“没有头蛇不能飞,没有头鸟也不能飞。”一个超级城市给它的省甚至整个国家带来的东西绝不是普通城市所能比拟的:

首先,超级城市可以形成更强大的资源集聚效应,而世界上高质量、高端的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将为城市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

第二,超级城市可以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有效降低信息获取成本,有利于细化市场分工,拓展个人发展空间。

第三,超级城市可以发挥强大的辐射能力,带动周边城市和地区的发展。

就山东而言,超级城市的缺乏使得它们对资源的吸引力明显减弱。此外,它位于北部京津冀城市群和南部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中部。西部正面临着郑州、武汉、Xi等国家中心城市的崛起。对人才、资本和技术的竞争已经白热化。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虹吸”到山东,这将导致这个枯竭的经济省份继续“失血”。

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在激烈的“抢人战争”中山东城市的存在如此之低。事实上,山东不仅难以“抢”人,还面临严峻的挑战。据《齐鲁晚报》报道,2019年山东省16个城市的毕业生平均保留率仅为23.54%,而青岛和济南的毕业生保留率分别为62.59%和53.33%。然而,其他城市留住自己的人并不容易。10个城市的留级率低于省级平均水平,聊城和济宁市的毕业生留级率甚至不到10%。70%的毕业生去了北京、天津、河北或长江三角洲。

山东真的需要一个超级城市。

幸运的是,山东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2016年,河南郑州被列为“国家中心城市”。时任济南市委书记的王温韬评论道:“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刺激。以郑州为核心的中原城市群也包括山东的两个城市。如果我们不迎头赶上,中间就有崩溃的可能。”2019年初,济南正式合并莱芜,标志着迈向超级城市的重要一步。

然而,超级城市不能简单地通过“添加”来提炼。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另一方面,山东现在有着其他省份无法比拟的优势,即青岛、济南和烟台,这三个主要的经济城市——可以预测,随着时间的推移,济南和烟台将成功加入“万亿俱乐部”,一个省能拥有三个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万亿的城市,无疑是极其令人高兴的。

然而,需要提醒的是,无论城市如何竞争,协调发展是大势所趋。我们应该有一个“城市圈模式”,以更宏大的思维和对未来的展望来定位城市经济发展。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局限于单个大城市的资源禀赋和技术优势,而应该同时考虑周边城市的相关因素和特点,结合上下游,合理配置各种因素,通过需求交流和相互学习,降低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的资源和环境成本,实现更大的效益。

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教授所说:“一个单独作战的城市是没有未来的。”广东、香港、澳门、大湾地区、长江三角洲等超级城市群都在不遗余力地深化联系,寻求协调发展,山东半岛的城市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从这个角度来看,山东也是幸运的,因为“三核协同领导”背后的能量远比超级城市更惊人。

如何打好这场大游戏可能是山东经济困境的一个绝佳切入点。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公众数字苏宁财富信息创建的。作者是苏宁金融研究所消费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傅一夫。第一张照片来自易图。)

11选5下注